<nav id="4auq4"></nav>
  • <menu id="4auq4"></menu>
  • <menu id="4auq4"><tt id="4auq4"></tt></menu>
    <xmp id="4auq4"><menu id="4auq4"></menu>
    <nav id="4auq4"><tt id="4auq4"></tt></nav>
  • <xmp id="4auq4"><menu id="4auq4"></menu>
  • <nav id="4auq4"></nav>
  • 文章網 » 小說 » 短篇小說 » 圣火龍靈訣

    圣火龍靈訣

    第七章

    吃完飯,聽見更聲已是三更,古劍有些苦笑,穿越過來是很好,卻失去了很多的高科技,連簡單的電燈都沒有,這還真是一朝回到了解放前呀!

    不過還好,雖沒有了手機跟電話和電視機,卻有修煉一事讓自己閑不下來。

    這就是我欲成仙,快樂無邊吧!

    沒有多遲疑,抬步去到房里,反手關好門,坐到床上之前吹滅了那桌上的燈,然后盤膝而坐運轉功法。

    回想圣火龍靈訣的第一層,龍吟五行,按照里面的運行線路,開始運行玄靈氣,實行,心與神合,氣與經通,呼吸吐納,練級玄功……

    “五行衍三清,三清衍大道,大道化三氣,氣分天地人,人共得一道;道生二靈氣,靈氣生三才,三才生五行.五行生萬物,萬物以靈尊;靈動氣海,海納神魂,魂火熔煉,不死金身……”

    運轉了功法一遍,得到的回報微乎其微,靈氣流動的比蝸牛還慢,雖然他是有些心急,卻也知道修煉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

    現在終于明白了三叔和老爺子,為什么進度是那么的緩慢,不是他們不想快,而修煉實在是快不起來!

    時間慢慢走,修煉慢前行,開始的堅持心,卻在倆個時辰之后就開始心急起來,修煉的這么慢,什么時候才是頭啊?

    急躁的心是每個人都有的,特別是遇到一個新鮮事物時,有人一時興趣起,就決定研究看看,等研究速度緩慢時,心里的焦慮就自然而然的表現出來了。

    修煉沒進展,古劍有些泄氣的坐那發了一會呆,苦思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快進時,突然,靈機一動,與其慢慢想,不如去看看極光玄玉閣里面。

    意識進入,開啟大門,沒去管那最里面的八卦,而是跟著前面的小人練五行,意識化成的小人席地盤坐,手勢急變化形靈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就聽他一字一頓的喊:“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喊完之后,手在變化,身上的靈氣跟隨著竄動,游走在他的奇經八脈里,并同時將他的整個人給包裹在其中。

    此刻的他,無我無天地,運轉靈氣不停的變幻手勢,與之相呼應的乃是那意識人形,頭頂現八卦,底部出五行,變化相呼應,乾坤定雛形。

    現在的他沒心思去學那武技,他是需要先將修煉第一層給運轉嫻熟起來,如此才能進入下一步。

    他的意識人形在玄玉閣中修煉,而外界的身體也在發生著變化,脖子上的玉佩,正源源不斷的輸送靈氣給他,他的整個身子都被一層淡薄氣體給環繞。

    ……

    “小少爺呢?”外面已是艷陽高照,快要進入午時了,古沅華一直都沒見古劍出現,便問向一邊的茯苓。

    茯苓聽聞后表情有些苦臉,回道:“應該還在睡覺吧!”小少爺經常都是睡到自然醒,以前老太爺也沒怎么過問,今天卻突然問起,這難道是孫子出了毛病,爺爺也一起犯病了?

    “怎么還在睡覺……”古沅華的話沒完,就突然想起,這個孫子不都一直是這樣嗎,那今天在睡有什么新奇的。想到此,不再多說,有些氣悶悶的哼了聲,也不再去多管,而是一甩手,直接出門去了。

    茯苓有些無語的看著老太爺走了,呼了口氣,吐了下小舌頭,然后就準備忙自己的事去,卻突然被身后的開門聲給嚇了一跳,有些驚呼的小叫一聲。

    “這大白天的你叫喚啥,難道是見鬼了?”古劍被她的叫聲也給驚了下,等緩過來就半氣半玩笑的開口。

    “我……小少爺,你要出來也說一聲啊,突然開門不聲不響的……”她還想說以為是鬼,但覺得說了不好,就閉口不說了。

    見她的話到一半就沒說,古劍本來還想開玩笑,但肚子的咕咕叫讓他甩過這個話題,而是問她:“家里還有吃的嗎?”

    在部隊吃飯是有規定時間的,過了點或早到都是沒的吃也不許吃,所以他一時沒緩過來,也沒習慣當少爺,于是就問看看有沒有剩飯剩菜什么的。

    “沒有了,都吃完了。”茯苓只是跟他開玩笑,卻被他當真,然后準備問廚房的所在,準備親自下廚做吃的,可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公子哥,那吃喝出去不就是理所當然了嘛!

    “茯苓,外面有沒有什么特色小吃的?”

    “特色小吃?什么是特色小吃?”茯苓一臉茫然。

    “嚕藹,就是有沒有什么地方專賣小糕點,或者有沒有什么飯館酒樓,賣的飯菜都特別好吃的那種?”這里太像古代了,人們對于現代的東西都是十萬個什么玩意心里,搞得他是不想吐槽。

    “哦,賣小糕點就屬城南的晶府杰軒里最好吃,而賣飯菜最香的,屬城西的豪莊飲館,哪里的飯菜是鳳桐城里最美味的!”

    她剛介紹完就突然想起,這些地方無須自己介紹小少爺也都曉得呀,怎么這會突然多此一舉的問自己呢?就當她準備詢問之時,古劍對她一招手:“我們一起去豪莊飲館吧!”

    “小少爺,家里已經為你做好了,我現在就給你去拿。”在古劍走了倆步的時候她趕緊說道。

    “你剛才不是說沒有了嗎?”古劍有些生氣的停下看她,見她的表情可憐又可愛,便立刻氣消了大半,在茯苓有些小害怕的“我”了好幾聲后,他再次一招手:“家里的你回來吃了吧,我去外面吃,你在前帶路。”

    “啊?……可是小少爺,那是老太爺特別吩咐給你留的呀?”

    “我是古劍小少爺,不叫可是小少爺。”在她還要開口之時,過去拉著她就往外走。結果她又像是碰上了刺猬一樣的尖叫一聲,直接把古劍給嚇了一跳。“我又不吃你,也沒拿針扎你,至于叫的那么慘嗎?”

    對她的叫喚古劍是相當無語,見仆人跟其他的丫鬟都過來看情況,他是微搖頭后,讓大家都散去做自己的事。

    ……

    易彩网易彩网平台易彩网主页易彩网网站易彩网官网易彩网娱乐易彩网开户易彩网注册易彩网是真的吗易彩网登入易彩网快三易彩网时时彩易彩网手机app下载易彩网开奖 兴化 | 明港 | 金华 | 咸阳 | 资阳 | 高雄 | 广州 | 玉溪 | 岳阳 | 保定 | 东营 | 赵县 | 云南昆明 | 巢湖 | 黔东南 | 镇江 | 四平 | 牡丹江 | 伊犁 | 昌都 | 海北 | 大连 | 仙桃 | 武威 | 兴安盟 | 朔州 | 项城 | 博尔塔拉 | 绍兴 | 南充 | 新疆乌鲁木齐 | 台中 | 陵水 | 蓬莱 | 玉树 | 上饶 | 马鞍山 | 宁德 | 宜春 | 五家渠 | 龙口 | 瑞安 | 果洛 | 惠州 | 株洲 | 绥化 | 伊春 | 宝鸡 | 大同 | 芜湖 | 五家渠 | 广元 | 和县 | 曲靖 | 喀什 | 西双版纳 | 张北 | 西藏拉萨 | 绍兴 | 莱芜 | 保定 | 如皋 | 忻州 | 山东青岛 | 台北 | 本溪 | 张北 | 湘西 | 深圳 | 娄底 | 蓬莱 | 萍乡 | 广饶 | 牡丹江 | 晋中 | 平顶山 | 金华 | 那曲 | 新乡 | 灌南 | 滕州 | 嘉峪关 | 郴州 | 白山 | 保定 | 图木舒克 | 无锡 | 锦州 | 沭阳 | 山西太原 | 昭通 | 定州 | 海拉尔 | 灌南 | 自贡 | 吴忠 | 中山 | 孝感 | 昌都 | 东阳 | 深圳 | 黔东南 | 开封 | 枣阳 | 黄冈 | 嘉兴 | 荣成 | 汝州 | 蓬莱 | 杞县 | 荆门 | 江门 | 锦州 | 甘肃兰州 | 吐鲁番 | 德宏 | 襄阳 | 咸宁 | 丹阳 | 襄阳 | 明港 | 涿州 | 娄底 | 昭通 | 垦利 | 台湾台湾 | 明港 | 湖州 | 定州 | 醴陵 | 定安 | 白沙 | 金昌 | 长兴 | 铜陵 | 玉林 | 湖南长沙 | 益阳 | 永州 | 朔州 | 惠东 | 漯河 | 海东 | 山南 | 日喀则 | 巴中 | 乌海 | 台北 | 桓台 | 永州 | 海宁 | 绍兴 | 濮阳 | 海南海口 | 巴彦淖尔市 | 乳山 | 兴安盟 | 东营 | 昌都 | 抚顺 | 大丰 | 武夷山 | 广元 | 中山 | 普洱 | 随州 | 张家界 | 蚌埠 | 萍乡 | 台州 | 三河 | 濮阳 | 博尔塔拉 | 洛阳 | 铜陵 | 济宁 | 改则 | 白银 | 玉林 | 包头 | 保定 | 海东 | 高密 | 龙岩 | 顺德 | 防城港 | 东营 | 秦皇岛 | 昌都 | 淮北 | 淮安 | 周口 | 阿坝 | 海西 | 天长 | 内江 | 兴安盟 | 固原 | 和县 | 新乡 | 达州 | 淮安 | 张掖 | 中山 | 库尔勒 | 绍兴 | 荣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