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4auq4"></nav>
  • <menu id="4auq4"></menu>
  • <menu id="4auq4"><tt id="4auq4"></tt></menu>
    <xmp id="4auq4"><menu id="4auq4"></menu>
    <nav id="4auq4"><tt id="4auq4"></tt></nav>
  • <xmp id="4auq4"><menu id="4auq4"></menu>
  • <nav id="4auq4"></nav>
  • 文章網 » 小說 » 短篇小說 » 第八章

    第八章

    圣火龍靈訣

    有些迷糊的睜開眼,古劍沒思考就想跳起,可剛動一下就渾身疼痛不已。

    “這是爆炸引發的吧,呵呵,還沒掛,真是走了狗屎運呀!”古劍慶幸的剛想緩口氣,可突然發現眼前的情景似乎有些不對勁。

    這里不是應該是白色的病房與病床嗎,怎么是一間復古的臥室?

    “尼瑪,難道現在的醫院都復古了?”自問的話語還沒得出答案,就又被自己現在的樣子給驚到了。

    長發飄飄如女子,細手纖纖似蓮藕,膚白柔滑可出水,真乃趕超俏嬌娥!尼瑪,老子不會成了女人吧?

    忍痛的將床邊桌上的銅鏡拿來看,見到鏡中與自己剛毅臉龐完全不同俊白臉,驚的他是差點沒拿穩那銅鏡。

    躺回床上看銅鏡,心里在想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不是救人被炸飛嗎?即便是醒來也應該在醫院呀?怎么現在卻是留著長頭發,身著古怪衣呢?

    難不成是醫生沒經過自己的同意,見自己被爆炸給毀了容,就自作主張的給自己換臉了?

    想法剛出來片刻,古劍就趕緊的搖搖頭,那不過就是自己瞎想的而已,至于現在是什么情況,他的思維立刻開始思索起來,正確的是他在想前世……

    古劍不是古代的名劍,而是他姓古名劍,也是他那考古的爸媽商量了好幾天,最后一致決定得出的名字。

    他在懂事之后抗議過,而結果自然是無效的,就這樣,他的名字固定了。

    雖說他的養父母都是考古家,但不代表他就一定會成為第二代,原因很簡單,他的養父母是個愛心家,一有錢就大部分捐出去,而留給他的就只保他夠花但無法大手大腳。

    他也為錢抗議過,而得到的回答是,錢乃王八蛋,沒有咱再賺!然后聽養父母的一篇大道理論,讓他無力去吐槽,最后也就不想在多說了,心里經常嘆:“家有奇葩在,世界全是愛!”

    在他還是學生的時候,因為女友的期望而去當了兵,曾經答應過女友,得到了榮譽,再衣錦還鄉,然后回來風光的將其娶回家。

    可世間的變數實在是太多,愛的分離與長途路線,會使感情發生很多的變化。

    金錢與物質也是社會的風向,即便是愛人本身不想變,卻難擋周邊與家人的期望。

    因此就會讓彼此說好的等待,也會因為種種事物而發生變化。

    那天是他放假回去探望日,本想看完養父母后就想給她個驚喜,卻沒想到,到了女友所在處,眼見的一幕只有驚而失去了喜。

    曾經的海誓山盟,原來是如此不堪一擊,曾經的最愛,換來的是她與另外一位男子的依偎行走。

    他的怒火沖上了心頭,很想沖過去給那人一頓海扁,可現在軍人的身份,使得他止住了腳步忍住了沖動!

    看了一眼手中那鮮花,紅色的玫瑰是多么的鮮艷與芬芳,燦爛的顏色是多美麗和妖嬈,可在眼見了一切后,現在的美麗好像在滴血,現在的燦爛如尖刀,刺痛了他的心,流淌著心血!

    深吸了一口氣,吐出了那渾濁的氣體,不再留戀手中的花,順手一扔落在了路邊的積水里,沒有半句語言的轉身就走。

    既然不愿意等待,那就彼此祝福吧!

    徹底分別也是最好的,讓各自好聚好散,也不枉曾經的牽手相伴!

    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她抬頭望了一眼,見了那背影,發愣了片刻間,便看出了來者是何人。

    甩開依偎者的手,急速的追趕著,并吶喊著他的名字,想要解釋清楚眼見的一切。

    聽見她在后的大喊,他是想停下跟她說清楚,可突聽見前方有人大喊叫,又見哪里有濃煙與大火。

    出于職責和本能,直接選擇忽略了后面前女友的叫喚,健步如飛的沖去了火災的現場。

    他不是消防員,但他是軍人,救人救災就是他的職責,既然是看見了,那自然是義無反顧。

    扒開圍觀者,讓眾人離遠點后,就直接沖進了火場里。

    先后的救出了被嗆暈的幾個人,當抱著最后一位沖出火場時,濃煙已嗆的他頭重腳輕,眼看就要跌倒。

    當人們想過去搭把手時,卻遇上了火場里的大爆炸。

    一聲轟鳴響,氣浪與沖擊,直接將要去搭手之人給震的倒飛。

    他離爆炸又最近,自然也是被爆炸給震的鮮血噗的一口噴出。

    當他的意識在消失前,突見沾血的玉佩上光芒一閃……他腦海一片空蕩后,人也徹底的昏死了過去。

    ……

    當他準備在想其他事之時,腦海中突然出現了大量的別樣信息。

    正確的應該說是現在這具身體原主人的事跡。

    當那信息傳到一小半后,他是很想跳腳起來破口大罵,可突然又覺得不太妥,因為無論怎么罵,貌似都在罵自己。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也姓古名劍,而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品行與自己有分別。

    自己雖不是品學兼優,但怎么也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小兵哥。

    而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那事跡真可謂是人見人厭事見事煩!

    前世的自己被考古的爸媽收為養子,雖說不愁吃喝,卻不算大有錢,只能說在中等小康家。

    而在于今世,家族雖因實權消失有些沒落,卻還算是中上等。

    只不過讓他有些無語的是,這世的前主劣跡斑斑有很多,文不成武不就。

    家里請來的老師被他捉弄與氣走的不低于十位。

    他又是從小就不學好,雖不是十惡不赦,卻也算罄竹難書,不是他殺人放火,而是他專做熊孩子所作之事。

    自從三四歲能走路以來,就專帶人給別人制造麻煩,別人上廁所,他帶人砸茅坑,搞得別人滿屁股都是糞。

    別人在洗澡,不論是男是女,他都帶人過去圍觀,就算有阻擋也根本攔不住他,誰讓他家有錢呢。

    也許是蒼天難容他,在幾日之前,他去爬人房頂,結果直接從高處掉了下去,然后昏迷不醒,最后的結果自然是自己替代了他!

    只是上蒼好像有些開玩笑,自己救人被炸死,醒來卻復生在他的驅殼上,這是在給自己好處呢,還是在給自己懲罰呀?

    古劍呆呆的有些苦笑,腦海空蕩了一會,之后嘆口氣,心里感嘆道:“既來之則安之吧!”

    ……

    這世的古劍十五歲,出生于巽玄大陸,而身份則是白虎大公爵的曾孫。

    古家也是亞蘭帝國的功勛家族,曾經的白虎大公爵出生貧寒,建立功勛有爵位是為帝國開疆擴土得來的。

    亞蘭帝國的爵位有好幾種,一種是世襲,還有就是上戰場。

    古家的白虎大公爵,在后來不知因何緣故而不知所蹤,最后留下的只剩傳說。

    古劍的祖父古沅華,也是老子英雄兒好漢,因此繼承了爵位,成為了軍方的實權人物。

    只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朝堂的變化風云難辨,在新帝上位后,擔心古家做大做強而危及皇權,便找了個借口讓古家失去了實權,變成了現在商界的一員。

    其父古天祝命運不太好,在幾年前,因邊境叛亂而出征,后戰死沙場,其母聽聞噩耗,傷心欲絕,于幾月后郁郁而終!

    而四位叔伯與三位兄長,也因邊境叛亂而戰死沙場。

    最后剩了的三叔,雖說活命回來了,卻成落了個下身癱瘓,只能以輪椅為伴!

    古家的一門忠烈,現在就剩他祖父與三叔跟他自己。

    曾經風光無限的古家,搞得現在老的老小的小,還有個殘廢之人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古劍嘆息此家慘,就連最后的一根獨苗,也因從高處掉落而摔死,雖說現在身體還活命,但魂魄已不再是原來的那古劍。

    當他想感嘆幾句時,突然又想想,雖說現在的自己重生在了這古劍身上,貌似和以前的沒什么不同吧,因為這身體的血與肉還是這古家的!

    也就是說,以后自己結婚所生的孩子,依舊是古家的血脈!

    只不過,好像有些對不住自己那前世的養父母了,連最后的血脈傳承也失去了。

    想到了血脈傳承,古劍趕緊的掀開蓋被,脫低了褲子看某物,不遲疑的趕緊試了下某物的功能,當某物還能正常使用后,他也放心的笑了笑。

    某物很正常,傳宗接代強!

    這是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了吧,雖說有些小遺憾,對不住前世的爹娘,但這世也姓古,就當是為前世傳后了。

    前世半生苦,今生富來報,禍福相依隨,因輪果善哉!

    “啊……少爺,你……你……”

    一聲嬌柔的驚呼傳來,古劍一個激靈的趕緊蓋好被子,然后抬頭看向驚呼傳來處,只見一位長發裙裝的女孩背對著自己。

    當他準備開口時,卻見她突然轉身,然后驚呼,道:“少爺,你醒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我現在就去通知老太爺一聲。”

    小女孩高興之時忘了剛才的畫面,等說完之后,臉上突然又刷的一下紅暈到了脖子處。

    第八章

    茯苓見他沒有惡意,更沒有以前那樣的對自己動手動腳,便在暗呼一口氣后,放下有些小怕怕的心里,先走一步的在前面領路。

    出了府門的時候,古劍靠近她,問道:“我說茯苓,你可以告訴我,我以前是個什么樣的人嗎?”

    “啊?”茯苓有些莫名其妙。

    “我每次一碰你,你都是鬼叫一樣,可以告訴我為什么嗎?”

    難道這個紈绔少爺不記得了?還是說,他是故意為之?茯苓不知他的意思是為何,所以還是決定以戒備來回他:“少爺請恕罪,我得過一個毛病,被您碰一下就會不由自主的疼。”

    曾經被這個紈绔動手動腳,他是很苦惱的,最后有人告訴她,讓她裝作得了毛病,只要小少爺一碰就會疼,以此來拒絕他的咸豬手。

    還真別說,這一點對小少爺很管用,最后只能無奈的選擇了不再對她出手。

    “被我一碰就不由自主的疼?難道我是刺猬嗎?哈哈哈……”古劍開始是一愣,隨后馬上就想到,說那種話,不過就是這丫頭的借口而已,至于原因很簡單,都是這身體原主人惹的禍。

    見這個小少爺沒有生氣,反而還哈哈大笑,茯苓是越快越不懂,心里在想,難道摔了一跤,性格就被摔好了?不過又一想,事情估計沒那么簡單,如果他真變好,那世間恐怕就沒有壞人了。

    在她想的時候,古劍在前面喊她,被喊聲叫回神,沒有在停歇的趕緊過去,并在前面領路。

    走在路上,見到繁華的景象,古劍不由得就讓茯苓給自己介紹這里的情況,雖然茯苓心里說他是故意的,但畢竟自己還是他家的小丫鬟,所以他讓你干嘛你就只能干嘛,身體接觸的除外!

    在介紹的同時,她是故意忽略了很多,就比如宗祠、古廟、牌樓、古塔、亭臺樓閣、祠堂戲院等,只說一些有名的,比如書院、街道巷苑、茶樓和飯館這些。

    而對于花街柳巷,妓院青樓以及賭場,她是很干脆的直接給忽略掉,最后就是介紹街上的買賣,還有商販的市場以及典當鋪之類的事。

    聽她說了大半,古劍也差不多了解這世的情況,這里與自己的那個古代沒多大分別,錢財是金銀票與飛錢,金銀票就像是銀票類型,而飛錢則是相當于支票。

    在他還沒介紹完,倆人就先后的到了豪莊飲館門口,茯苓停下轉身給他行禮:“小少爺,地點到了,奴婢回去了。”說完就準備走人。

    擋住她回去的路,古劍一指說道:“既然我是你家公子,那我現在就命令你陪我進去吃飯。”

    “啊?……奴婢……”

    “別啊哦額了,以后也別奴婢長奴婢短了,就自稱我便好,現在隨我進去吧。”說著就準備過去拉她,可想起拉她就會鬼叫,便有些無語的一指,讓她自己進去,不然他就硬拉。

    茯苓還是有些不喜歡,依舊是奴婢不斷的說,最后被古劍硬逼著才改口,然后被強迫著進了酒樓。

    到了里面還沒說,就見那個酒保耷拉的白布巾在肩上,一路小跑的過來,見了他之后,趕緊獻殷勤的彎腰示意:“古少爺您來了,二樓的雅間已經為您準備好了。”

    本來還有些奇怪,卻立刻想起,這里應該是前古劍經常過來的地方,所以這酒保跟他熟悉。既然是如此,那就沒什么可說的了,示意茯苓一起去雅間。

    現在已經被他帶進來了,只要他不對自己起歹意就沒事,茯苓決定暫時聽他的,所以沒多說的先一步去雅間。

    見丫鬟走在前,酒保表情很是驚訝,這小少爺可從來沒有這樣,以往除了獨自一人前來,就是跟另外一對大小姐的后面的來,可從來沒見帶個丫鬟進來的,今天是不僅帶了,而且還讓丫鬟走在前面,這難道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酒保,別傻站那了,快點給我們上你這里美味吧。”古劍見他站那不動,就大聲的喊他,把他喊回神,趕緊的對他賠罪倆句,然后迅速的對后面大喊古公子來了,好酒好菜趕緊上!

    見他這樣,古劍笑著搖搖頭,不再去瞧他,而是跟著茯苓上樓去,并同時打量這酒樓里的風景。

    這里的一樓景色富麗堂皇,上二樓呈現的是雕龍畫鳳,紅木橫梁,古香古色,與一樓有明顯的不一樣。

    大有現代的那種,人到了富貴處時,不再是只想吃喝,而是追求身份與品位來,更有一種給人附庸風雅之余,閃現著那光彩奢華,為的是讓別人說上一句修養高尚。

    就在他們上樓到了雅間時,樓下的左右街分別過來了倆撥人,一撥是青灰色家仆裝的人,護著抬椅上的榮貴公子,而另一撥,人數只幾個,穿著也是仆人裝,跟隨著一輛馬車一路小跑的直奔酒樓而來。

    樓上的古劍靠在護欄邊,自然可以瞧見底下的情況,雖然感覺有些熟悉,卻沒多去想,因為他估計底下的倆撥人熟悉的應該是前古劍,而不是現在的自己。

    旁邊的茯苓也是下意識的瞧了一眼底下,見了倆波人,細看了片刻后,表情微訝了下,然后趕緊的看向旁邊的古劍,見他坐那只是端著茶杯看風景,便是一愣了片刻,旋即便問他:“你難道不下去?”

    “下去?”古劍有些奇怪的問道:“我下去干嘛?還是說,你讓我下去幫你買東西?”

    “奴……我不敢……”

    “不是讓我給你買東西,那你還要我下去干嘛?”古劍淡笑著看她,手中拿著茶杯喝著茶。酒保也在這時送上了酒菜,恭敬的讓他們吃好喝好。

    在酒保走后,古劍細看了一眼桌上的飯菜,分別是煎雞、烤鴨、攤雞蛋、火熏肉、油炸燒骨與鸞羹這些肉食,還有湯與涼品,分為甘草湯、藥木瓜、冰雪和涼漿,最后主食就是溫酒和黑米飯。

    看完之后讓他很驚訝,沒想到穿越過來居然還有這些好吃的,不過,光靠看著也沒用,只有吃了才知道!

    …… 第七章

    吃完飯,聽見更聲已是三更,古劍有些苦笑,穿越過來是很好,卻失去了很多的高科技,連簡單的電燈都沒有,這還真是一朝回到了解放前呀!

    不過還好,雖沒有了手機跟電話和電視機,卻有修煉一事讓自己閑不下來。

    這就是我欲成仙,快樂無邊吧!

    沒有多遲疑,抬步去到房里,反手關好門,坐到床上之前吹滅了那桌上的燈,然后盤膝而坐運轉功法。

    回想圣火龍靈訣的第一層,龍吟五行,按照里面的運行線路,開始運行玄靈氣,實行,心與神合,氣與經通,呼吸吐納,練級玄功……

    “五行衍三清,三清衍大道,大道化三氣,氣分天地人,人共得一道;道生二靈氣,靈氣生三才,三才生五行.五行生萬物,萬物以靈尊;靈動氣海,海納神魂,魂火熔煉,不死金身……”

    運轉了功法一遍,得到的回報微乎其微,靈氣流動的比蝸牛還慢,雖然他是有些心急,卻也知道修煉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

    現在終于明白了三叔和老爺子,為什么進度是那么的緩慢,不是他們不想快,而修煉實在是快不起來!

    時間慢慢走,修煉慢前行,開始的堅持心,卻在倆個時辰之后就開始心急起來,修煉的這么慢,什么時候才是頭啊?

    急躁的心是每個人都有的,特別是遇到一個新鮮事物時,有人一時興趣起,就決定研究看看,等研究速度緩慢時,心里的焦慮就自然而然的表現出來了。

    修煉沒進展,古劍有些泄氣的坐那發了一會呆,苦思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快進時,突然,靈機一動,與其慢慢想,不如去看看極光玄玉閣里面。

    意識進入,開啟大門,沒去管那最里面的八卦,而是跟著前面的小人練五行,意識化成的小人席地盤坐,手勢急變化形靈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就聽他一字一頓的喊:“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喊完之后,手在變化,身上的靈氣跟隨著竄動,游走在他的奇經八脈里,并同時將他的整個人給包裹在其中。

    此刻的他,無我無天地,運轉靈氣不停的變幻手勢,與之相呼應的乃是那意識人形,頭頂現八卦,底部出五行,變化相呼應,乾坤定雛形。

    現在的他沒心思去學那武技,他是需要先將修煉第一層給運轉嫻熟起來,如此才能進入下一步。

    他的意識人形在玄玉閣中修煉,而外界的身體也在發生著變化,脖子上的玉佩,正源源不斷的輸送靈氣給他,他的整個身子都被一層淡薄氣體給環繞。

    ……

    “小少爺呢?”外面已是艷陽高照,快要進入午時了,古沅華一直都沒見古劍出現,便問向一邊的茯苓。

    茯苓聽聞后表情有些苦臉,回道:“應該還在睡覺吧!”小少爺經常都是睡到自然醒,以前老太爺也沒怎么過問,今天卻突然問起,這難道是孫子出了毛病,爺爺也一起犯病了?

    “怎么還在睡覺……”古沅華的話沒完,就突然想起,這個孫子不都一直是這樣嗎,那今天在睡有什么新奇的。想到此,不再多說,有些氣悶悶的哼了聲,也不再去多管,而是一甩手,直接出門去了。

    茯苓有些無語的看著老太爺走了,呼了口氣,吐了下小舌頭,然后就準備忙自己的事去,卻突然被身后的開門聲給嚇了一跳,有些驚呼的小叫一聲。

    “這大白天的你叫喚啥,難道是見鬼了?”古劍被她的叫聲也給驚了下,等緩過來就半氣半玩笑的開口。

    “我……小少爺,你要出來也說一聲啊,突然開門不聲不響的……”她還想說以為是鬼,但覺得說了不好,就閉口不說了。

    見她的話到一半就沒說,古劍本來還想開玩笑,但肚子的咕咕叫讓他甩過這個話題,而是問她:“家里還有吃的嗎?”

    在部隊吃飯是有規定時間的,過了點或早到都是沒的吃也不許吃,所以他一時沒緩過來,也沒習慣當少爺,于是就問看看有沒有剩飯剩菜什么的。

    “沒有了,都吃完了。”茯苓只是跟他開玩笑,卻被他當真,然后準備問廚房的所在,準備親自下廚做吃的,可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公子哥,那吃喝出去不就是理所當然了嘛!

    “茯苓,外面有沒有什么特色小吃的?”

    “特色小吃?什么是特色小吃?”茯苓一臉茫然。

    “嚕藹,就是有沒有什么地方專賣小糕點,或者有沒有什么飯館酒樓,賣的飯菜都特別好吃的那種?”這里太像古代了,人們對于現代的東西都是十萬個什么玩意心里,搞得他是不想吐槽。

    “哦,賣小糕點就屬城南的晶府杰軒里最好吃,而賣飯菜最香的,屬城西的豪莊飲館,哪里的飯菜是鳳桐城里最美味的!”

    她剛介紹完就突然想起,這些地方無須自己介紹小少爺也都曉得呀,怎么這會突然多此一舉的問自己呢?就當她準備詢問之時,古劍對她一招手:“我們一起去豪莊飲館吧!”

    “小少爺,家里已經為你做好了,我現在就給你去拿。”在古劍走了倆步的時候她趕緊說道。

    “你剛才不是說沒有了嗎?”古劍有些生氣的停下看她,見她的表情可憐又可愛,便立刻氣消了大半,在茯苓有些小害怕的“我”了好幾聲后,他再次一招手:“家里的你回來吃了吧,我去外面吃,你在前帶路。”

    “啊?……可是小少爺,那是老太爺特別吩咐給你留的呀?”

    “我是古劍小少爺,不叫可是小少爺。”在她還要開口之時,過去拉著她就往外走。結果她又像是碰上了刺猬一樣的尖叫一聲,直接把古劍給嚇了一跳。“我又不吃你,也沒拿針扎你,至于叫的那么慘嗎?”

    對她的叫喚古劍是相當無語,見仆人跟其他的丫鬟都過來看情況,他是微搖頭后,讓大家都散去做自己的事。

    ……

    易彩网易彩网平台易彩网主页易彩网网站易彩网官网易彩网娱乐易彩网开户易彩网注册易彩网是真的吗易彩网登入易彩网快三易彩网时时彩易彩网手机app下载易彩网开奖 章丘 | 百色 | 崇左 | 怒江 | 柳州 | 通辽 | 湖南长沙 | 汕头 | 图木舒克 | 永州 | 大同 | 丽江 | 台北 | 林芝 | 三河 | 包头 | 昌吉 | 鹤岗 | 石狮 | 驻马店 | 澳门澳门 | 迪庆 | 石嘴山 | 宜都 | 台北 | 姜堰 | 永新 | 鄢陵 | 湘潭 | 鹤壁 | 陵水 | 莱州 | 邹平 | 雄安新区 | 烟台 | 江苏苏州 | 喀什 | 驻马店 | 沛县 | 江西南昌 | 昭通 | 佛山 | 湖南长沙 | 双鸭山 | 咸阳 | 大庆 | 临沂 | 黄南 | 丽水 | 阿克苏 | 绥化 | 北海 | 南安 | 辽宁沈阳 | 大庆 | 石河子 | 库尔勒 | 巴音郭楞 | 白银 | 许昌 | 海拉尔 | 南安 | 牡丹江 | 牡丹江 | 濮阳 | 包头 | 河源 | 广汉 | 嘉兴 | 榆林 | 阿勒泰 | 泉州 | 五家渠 | 天门 | 济宁 | 神木 | 宜昌 | 吉林长春 | 鹤壁 | 承德 | 大庆 | 武夷山 | 文昌 | 达州 | 绵阳 | 河北石家庄 | 库尔勒 | 怀化 | 启东 | 东方 | 新沂 | 巴音郭楞 | 扬州 | 东海 | 南平 | 赵县 | 通化 | 海南 | 许昌 | 四平 | 莒县 | 咸阳 | 青海西宁 | 库尔勒 | 惠东 | 阿坝 | 高雄 | 宁波 | 汕尾 | 迁安市 | 瑞安 | 如东 | 伊犁 | 博尔塔拉 | 陵水 | 儋州 | 阿拉尔 | 河北石家庄 | 淮南 | 厦门 | 迪庆 | 四川成都 | 荆门 | 宣城 | 淮安 | 高密 | 泰兴 | 双鸭山 | 天水 | 海拉尔 | 济南 | 台北 | 铜陵 | 防城港 | 天水 | 香港香港 | 温岭 | 中山 | 日喀则 | 揭阳 | 洛阳 | 滨州 | 梅州 | 琼中 | 宝鸡 | 运城 | 廊坊 | 汕头 | 东台 | 普洱 | 琼中 | 普洱 | 醴陵 | 泰安 | 东海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余姚 | 邢台 | 章丘 | 玉林 | 内江 | 牡丹江 | 博尔塔拉 | 儋州 | 铜陵 | 柳州 | 启东 | 怒江 | 海南 | 丽江 | 崇左 | 铜陵 | 乐平 | 河池 | 七台河 | 十堰 | 杞县 | 鸡西 | 神木 | 乌海 | 和田 | 石狮 | 余姚 | 大同 | 驻马店 | 汕头 | 阳春 | 菏泽 | 莒县 | 温州 | 绵阳 | 石河子 | 松原 | 克拉玛依 | 滨州 | 曲靖 | 青州 | 寿光 | 邢台 | 大兴安岭 | 昌吉 | 吴忠 | 文昌 | 宝鸡 | 河北石家庄 | 贵州贵阳 | 醴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