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4auq4"></nav>
  • <menu id="4auq4"></menu>
  • <menu id="4auq4"><tt id="4auq4"></tt></menu>
    <xmp id="4auq4"><menu id="4auq4"></menu>
    <nav id="4auq4"><tt id="4auq4"></tt></nav>
  • <xmp id="4auq4"><menu id="4auq4"></menu>
  • <nav id="4auq4"></nav>
  • 文章網 » 散文集 » 朱自清 » 中國文的三種型

    中國文的三種型

    ——評郭紹虞編著的《語文通論》與《學文示例》

    (開明書店版)這兩部書出版雖然已經有好幾年,但是抗戰結束后我們才見到前一部書和后一部書的下冊,所以還算是新書。

    《語文通論》收集關于語文的文章九篇,著者當作《學文示例》的序。《學文示例》雖然題為“大學國文教本”,卻與一般國文教本大不相同。前一部書里討論到中國語文的特性和演變,對于現階段的白話詩文的發展關系很大,后一部書雖然未必是適用的教本,卻也是很有用的參考書。

    《語文通論》里《中國語詞之彈性作用》,《中國文字型與語言型的文學之演變》,《新文藝運動應走的新途徑》,《新詩的前途》,這四篇是中心。《文筆再辨》分析“六朝”時代的文學的意念,精詳確切,但是和現階段的發展關系比較少。這里討論,以那中心的四篇為主。郭先生的課題可以說有三個。一是語詞,二是文體,三是音節。語詞包括單音詞和連語。郭先生“覺得中國語詞的流動性很大,可以為單音同時也可以為復音,隨宜而施,初無一定,這即是我們所謂彈性作用”(二面)。他分“語詞伸縮”,“語詞分合”,“語詞變化”,“語詞顛倒”四項,舉例證明這種彈性作用。那些例子豐富而顯明,足夠證明他的理論。筆者尤其注意所謂“單音語詞演化為復音的傾向”(四面)。

    筆者覺得中國語還是單音為主,先有單音詞,后來才一部分“演化為復音”,商朝的卜辭里絕少連語,可以為證。

    但是這種復音化的傾向開始很早,卜辭里連語雖然不多,卻已經有“往來”一類連語或詞。《詩經》里更有了大量的疊字詞與雙聲疊韻詞。連語似乎以疊字與雙聲疊韻為最多,和六書里以形聲字為最多相似。筆者頗疑心雙聲疊韻詞本來只是單音詞的延長。聲的延長成為雙聲,如《說文》只有“……”字,后來卻成為“蟋蟀”;韻的延長成為疊韻,如“消搖”,也許本來只說“消”一個音。書中所舉的“玄黃”、“猶與”等雙聲連語可以自由分用(二三面),似乎就是從這種情形來的。

    但是復音化的語詞似乎限于物名和形況字,這些我們現在稱為名詞、形容詞和副詞;還有后世的代詞和聯結詞(詞類名稱,用王了一先生在《中國現代語法》里所定的)。別的如動詞等,卻很少復音化的。這個現象的原因還待研究,但是已經可以見出中國語還是單音為主。本書說“復音語詞以二字連綴者為最多,其次則三字四字”(三面)。雙聲疊韻詞就都是“二字連綴”的。三字連綴似乎該以上一下二為通例。書中舉《離騷》的“忳郁邑余侘傺兮”,并指出“忳與郁邑同義”(一八面),正是這種通例。這種復音語詞《楚辭》里才見,也最多,似乎原是楚語。后來五七言詩里常用它。我們現在的口語里也還用著它,如“亂哄哄”之類。四字連綴以上二下二為主,書里舉的馬融的《長笛賦》“安翔駘蕩,從容闡緩”等,雖然都是兩個連語合成,但是這些合成的連語,意義都相近或相同,合成之后差不多成了一個連語。書里指出“辭賦中頗多此種手法”(二○面),筆者頗疑心這是辭賦家在用著當時口語。現代口語里也還有跟這些相近的,如“死乞白賴”、“慢條斯理”之類。不過就整個中國語看,究竟是單音為主,二音連語為輔,三四音的語詞只是點綴罷了。

    郭先生將中國文體分為三個典型,就是“文字型,語言型,與文字化的語言型”(六六面)。他根據文體的典型的演變劃分中國文學史的時代。“春秋”以前為詩樂時代,“這是語言與文字比較接近的時代”。文字“組織不必盡同于口頭的語言”,卻還是經過改造的口語;“雖與習常所說的不必盡同,然仍是人人所共曉的語言”。這時代的文學是“近于語言型的文學”(六八至六九面)。古代言文的分合,主張不一;這里說的似乎最近情理。“戰國”至兩漢為辭賦時代,這是“漸離語言型而從文字型演進的時代,同時也可稱是語言文字分離的時代”。郭先生說:這是中國文學史上一個極重要的時代,因為是語文變化最顯著的時代。此種變化,分為兩途:其一,是本于以前寡其詞協其音,改造語言的傾向以逐漸進行,終于發見單音文字的特點,于是在文學中發揮文字之特長,以完成辭賦的體制,使文學逐漸走上文字型的途徑;于是始與語言型的文學不相一致。其又一,是借統一文字以統一語言,易言之,即借古語以統一今語,于是其結果成為以古語為文辭,而語體與文言遂趨于分途。前一種確定所謂駢文的體制,以司馬相如的功績為多;后一種又確定所謂古文的體制,以司馬遷的功績為多。(六九至七○面)“以古語為文辭,即所謂文字化的語言型”(七一面)。這里指出兩路的變化,的確是極扼要的。魏晉南北朝是駢文時代,“這才是充分發揮文字特點的時代”,“是以文字為工具而演進的時代”(七二面)。

    “文字型的文學既演進到極端,于是起一個反動而成為古文時代”,隋唐至北宋為古文時代。書中說這是“托古的革新”。“古文古詩是準語體的文學,與駢文律詩之純粹利用文字的特點者不同”。南宋至現代為語體時代,“充分發揮語言的特點”,“語錄體的流行,小說戲曲的發展,都在這一個時代,甚至方言的文學亦以此時為盛。”這“也可說是文學以語言為工具而演進的時代”(七三至七四面)。語體時代從南宋算起,確是郭先生的特見。他覺得:有些文學史之重在文言文方面者,每忽視小說與戲曲的地位;而其偏重在白話文方面者,又抹煞了辭賦與駢文的價值。前者之誤,在以文言的馀波為主潮;后者之誤,又在強以白話的伏流為主潮。(七四面)這是公道的評論。他又說“中國文學的遺產自有可以接受的地方(辭賦與駢文),不得僅以文字的游戲視之”,而“現在的白話文過度的歐化也有可以商榷的地方,至少也應帶些土氣息,合些大眾的脾胃”。他要白話文“做到不是啞巴的文學”(七五面)。書中不止一回提到這兩點,很是強調,歸結可以說是在音節的課題上。他以為“運用音節的詞,又可以限制句式之過度歐化”(一一二面),這樣“才能使白話文顯其應用性”(一一七面)。他希望白話文“早從文藝的路走上應用的路”,“代替文言文應用的能力”,并“顧到通俗教育之推行”(八九面)。筆者也愿意強調白話文“走上應用的路”。

    但是郭先生在本書自序的末了說:我以為施于平民教育,則以純粹口語為宜;用于大學的國文教學,則不妨參用文言文的長處;若是純文藝的作品,那么即使稍偏歐化也未為不可。(《自序》四面)這篇序寫在三十年。照現在的趨勢看,白話文似乎已經減少了歐化而趨向口語,就是郭先生說的“活語言”,“真語言”(一○九面),文言的成分是少而又少了。那么,這種辨別雅俗的三分法,似乎是并不需要的。[!--empirenews.page--]

    郭先生特別強調“中國文學的音樂性”,同意一般人的見解,以為歐化的白話文是“啞巴文學”。他對中國文學的音樂性是確有所見的。書中指出古人作文不知道標點分段,所以只有在音節上求得句讀和段落的分明;駢文和古文甚至戲劇里的道白和語錄都如此,駢文的勻整和對偶,古文句子的短,主要的都是為了達成這個目的。而這種句讀和段落的分明,是從誦讀中覺出(三八至三九面,又《自序》二至三面)。但是照晉朝以來的記載,如《世說新語》等,我們知道誦讀又是一種享受,是代替唱歌的。郭先生雖沒有明說,雖然也分到這種情感。他在本書自序里主張“于文言取其音節,于白話取其氣勢,而音節也正所以為氣勢之助”(三面),這就是“參用文言文的長處”。書中稱贊小品散文,不反對所謂“語錄體”,正因為“文言白話無所不可”(一○四至一○八面),又主張白話詩“容納舊詩詞而仍成新格”(一三二面),都是所謂“參用文言文的長處”。但是小品文和語錄體都過去了,白話詩白話文也已經不是“啞巴文學”了。自序中說“于白話取其氣勢”,在筆者看來,氣勢不是別的,就是音節,不過不是駢文的鏗鏘和古文的吞吐作態罷了。朗誦的發展使我們認識白話的音節,并且漸漸知道如何將音節和意義配合起來,達成完整的表現。現在的青年代已經能夠直接從自己唱和大家唱里享受音樂,他們將音樂和語言分開,讓語言更能盡它的職責,這是一種進步。至于文言,如書中說的,駢文“難懂”,古文“只適宜于表達簡單的意義”(三九面);“在通篇的組織上,又自有比較固定的方法,遂也不易容納復雜的思想”(《自序》三面)。而古詩可以用古文做標準,律詩可以用駢文做標準。那么,文言的終于被揚棄,恐怕也是必然的罷。

    《語文通論》里有一篇道地的《學文示例·序》,說這部書“以技巧訓練為主而以思想訓練為輔”,“重在文學之訓練”,兼選文言和白話,散文和韻文,“其編制以例為綱而不以體分類”,“示人以行文之變化”(一四五至一四九面)。全書共分五例:一、評改例,分摘謬、修正二目,其要在去文章之病……二、擬襲例,分摹擬、借襲二目,摹擬重在規范體貌,借襲重在點竄成言,故又為根據舊作以成新制之例。三、變翻例,分譯辭、翻體二目,或……譯古語,或……括成文,這又是改變舊作以成新制之例。四、申駁例,分續廣、駁難二目,續廣以申前文未盡之意,駁難以正昔人未愜之見,這又重在立意方面,是補正舊作以成新制之例。五、熔裁例,此則為學文最后工夫,是摹擬而異其形跡,出因襲而自生變化,或同一題材而異其結構,或異其題材而合其神情,……這又是比較舊作以啟迪新知之例。(一四九至一五○面)郭先生編《學文示例》這部書,搜采的范圍很博,選擇的作品很精,類列的體例很嚴,值得我們佩服。書中白話的例極少,這是限于現有的材料,倒不是郭先生一定要偏重文言;不過結果卻成了以訓練文言為主。所選的例子大多數出于大家和名家之手,精誠然是精,可是給一般大學生“示例”,要他們從這里學習文言的技巧,恐怕是太高太難了。至于現在的大學生有幾個樂意學習這種文言的,姑且可以不論。不過這部書確是“一種新的編制,新的方法”,如郭先生序里說的。近代陳曾則先生編有《古文比》,選錄同體的和同題的作品,并略有評語。這還是“班馬異同評”一類書的老套子,不免簡單些。戰前鄭奠先生在北京大學任教,編出《文鏡》的目錄,同題之外,更分別體制,并加上評改一類,但是也不及本書的完備與變化。這《學文示例》確是一部獨創的書。若是用來啟發人們對于古文學的欣賞的興趣,并培養他們欣賞的能力,這是很有用的一部參考書。

    《清華學報》。

    易彩网易彩网平台易彩网主页易彩网网站易彩网官网易彩网娱乐易彩网开户易彩网注册易彩网是真的吗易彩网登入易彩网快三易彩网时时彩易彩网手机app下载易彩网开奖 通化 | 儋州 | 张掖 | 廊坊 | 嘉兴 | 咸宁 | 泰兴 | 陵水 | 佛山 | 宁波 | 中卫 | 钦州 | 三亚 | 烟台 | 永州 | 永新 | 来宾 | 通化 | 章丘 | 龙岩 | 保山 | 基隆 | 西藏拉萨 | 台北 | 焦作 | 温岭 | 宜都 | 邳州 | 肥城 | 滕州 | 泗洪 | 石嘴山 | 四平 | 兴化 | 黄山 | 淮安 | 南京 | 长兴 | 曹县 | 鄂尔多斯 | 常德 | 江西南昌 | 曹县 | 如东 | 日喀则 | 山西太原 | 吐鲁番 | 宁波 | 沧州 | 上饶 | 怒江 | 毕节 | 襄阳 | 阿拉尔 | 安阳 | 湖南长沙 | 浙江杭州 | 台山 | 沧州 | 仙桃 | 临海 | 常州 | 乌海 | 金坛 | 荆门 | 临汾 | 嘉善 | 台湾台湾 | 钦州 | 石嘴山 | 莆田 | 保山 | 公主岭 | 河源 | 那曲 | 日照 | 乐平 | 永新 | 宁国 | 单县 | 庆阳 | 基隆 | 松原 | 克拉玛依 | 塔城 | 图木舒克 | 枣庄 | 泰安 | 玉环 | 濮阳 | 桂林 | 汕尾 | 百色 | 济南 | 伊犁 | 清远 | 济南 | 屯昌 | 张家口 | 江门 | 四川成都 | 衢州 | 唐山 | 定州 | 怀化 | 台中 | 镇江 | 扬州 | 邢台 | 保定 | 青州 | 锡林郭勒 | 玉溪 | 龙口 | 瓦房店 | 湖南长沙 | 乌海 | 安阳 | 和田 | 姜堰 | 黔南 | 松原 | 浙江杭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朝阳 | 莆田 | 云南昆明 | 蓬莱 | 靖江 | 海丰 | 台中 | 迪庆 | 桐乡 | 自贡 | 定安 | 阳春 | 大庆 | 柳州 | 大同 | 江西南昌 | 顺德 | 柳州 | 鄂州 | 喀什 | 台山 | 宜宾 | 定西 | 安庆 | 泉州 | 乐清 | 甘肃兰州 | 济南 | 泗阳 | 五家渠 | 阳江 | 福建福州 | 南安 | 定安 | 洛阳 | 长垣 | 博尔塔拉 | 秦皇岛 | 宿州 | 东台 | 娄底 | 淮南 | 湖北武汉 | 莱州 | 霍邱 | 台湾台湾 | 鞍山 | 单县 | 保亭 | 张掖 | 焦作 | 宁国 | 四平 | 桐城 | 简阳 | 张北 | 喀什 | 淄博 | 伊犁 | 建湖 | 聊城 | 江西南昌 | 寿光 | 新余 | 大庆 | 海丰 | 阳江 | 遵义 | 雄安新区 | 通化 | 宁波 | 黔东南 | 茂名 | 庆阳 | 乌海 | 淮安 | 长葛 | 涿州 | 如皋 | 永康 | 平凉 | 清远 | 德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