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4auq4"></nav>
  • <menu id="4auq4"></menu>
  • <menu id="4auq4"><tt id="4auq4"></tt></menu>
    <xmp id="4auq4"><menu id="4auq4"></menu>
    <nav id="4auq4"><tt id="4auq4"></tt></nav>
  • <xmp id="4auq4"><menu id="4auq4"></menu>
  • <nav id="4auq4"></nav>
  • 文章網 » 句子 » 經典句子 » 昔時人已沒,今日水猶寒上一句 下一句

    昔時人已沒,今日水猶寒上一句 下一句

    昔時人已沒,今日水猶寒上一句 下一句出自南北朝駱賓王的《于易水送人 / 于易水送別》原文翻譯: 此地別燕丹,壯士發沖冠。

    昔時人已沒,今日水猶寒。 于易水送人 / 于易水送別拼音版: cǐ dì bié yàn dān ,zhuàng shì fā chōng guàn 。

    xī shí rén yǐ méi ,jīn rì shuǐ yóu hán 。

    ※提示:拼音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準確。駱賓王的詩詞大全《同張二詠雁》 《春日離長安客中言懷(一作春霽早行)》 《詠云酒》 《宿溫城望軍營》 《傷祝阿王明府》 《塵灰》 《秋日送尹大赴京》 《秋日送侯四得彈字》 《別李嶠得勝字》 《雜曲歌辭。從軍中行路難二首》 《送劉少府游越州》 《冬日過故人任處士書齋》 《途中有懷》 《鏤雞子》 《送費六還蜀》 《秋夜送閻五還潤州》 《和孫長史秋日臥病》 《秋日山行簡梁大官》 《相和歌辭。棹歌行》 《夏日游山家同夏少府》 《蓬萊鎮》 《晚泊河曲》 《晚渡黃河》 《詠鵝》 《于紫云觀贈道士》 《海曲書情》 《賦得白云抱幽石》 《秋日送別》 《望鄉夕泛》 《遠使海曲春夜多懷》 《渡瓜步江》 《過故宋》 《久戍邊城有懷京邑》 《夏日游目聊作》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云》 《憲臺出縶寒夜有懷》 《浮槎》 《早發淮口望盱眙》 《在獄詠蟬并序》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風》 《代女道士王靈妃贈道士李榮》 《西京守歲》 《棹歌行》 《于易水送人一絕》 《望月有所思》 《至分陜》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露》 《送鄭少府入遼共賦俠客遠從戎》 《詠美人在天津橋》 《夏日夜憶張二》 《送郭少府探得憂字》 《送吳七游蜀》 《帝京篇》 《在江南贈宋五之問》 《西行別東臺詳正學士》 《秋日餞陸道士陳文林》 《敘寄員半千》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蟬》 《夕次蒲類津(一作晚泊蒲類)》 《陪潤州薛司空丹徒桂明府游招隱寺》 《和李明府》 《王昭君(一作昭君怨)》 《在軍登城樓》 《春晚從李長史游開道林故山》 《玩初月(一作沈佺期詩)》 《送別(寒更承夜永)》 《宿山莊》 《憶蜀地佳人》 《在兗州餞宋五之問》 《同崔駙馬曉初登樓思京》 《詠蟬 / 在獄詠蟬》 《在軍中贈先還知己》 《詠塵》 《寒夜獨坐游子多懷簡知己》 《冬日野望》 《詠懷古意上裴侍郎》 《同辛簿簡仰酬思玄上人林泉四首》 《游兗部逢孔君自衛來,欣然相遇若舊》 《晚度天山有懷京邑》 《詠鏡》 《邊城落日》 《邊夜有懷》 《秋晨同淄川毛司馬秋九詠。秋螢》 《夏日游德州贈高四》 《餞鄭安陽入蜀》 《至分水戍》 《春夜韋明府宅宴得春字》 《詠蟬 / 在獄詠蟬》 《送王明府參選賦得鶴》 《過張平子墓》 《四月八日題七級》 《寓居洛濱對雪憶謝二(一作洛濱對雪憶謝二兄弟)》 《出石門》 《游靈公觀》 《艷情代郭氏答盧照鄰》 《從軍中行路難二首(一作行軍軍中行路難、軍中行路難)》 《早發諸暨》 《夕次舊吳》 《于易水送人 / 于易水送別》 《和王記室從趙王春日游陀山寺》 于易水送人 / 于易水送別譯文 就是在這個地方燕丹送別荊軻,壯士慷慨激昂,場面悲壯。那時的人已經都不在了,只有易水還是寒冷如初。 于易水送人 / 于易水送別賞析 唐高宗儀鳳三年(678),駱賓王以侍御史職多次上疏諷諫,觸忤武后,不久便被誣下獄。儀鳳四年(679)六月,改元調露(即調露元年),秋天,駱賓王遇赦出獄。是年冬,他即奔赴幽燕一帶,側身于軍幕之中,決心報效國家。《易水送別》一詩,大約寫于這一時期。

    從詩題上看。這是一首送別詩。從詩的內容上看,這又是一首詠史詩。詩人在送別友人之際,發思古之幽情,表達了對古代英雄的無限仰慕,從而寄托他對現實的深刻感慨,傾吐了自己滿腔熱血無處可灑的極大苦悶。

    “此地別燕丹,壯士發沖冠”,這兩句通過詠懷古事,寫出了詩人送別友人的地點。此地指易水,易水源自河北易縣,是戰國時燕國的南界。壯士指荊軻,戰國衛人,刺客。《史記·刺客列傳》載,荊軻為燕太子丹復仇,奉命入秦刺殺秦王,太子丹和眾賓客送他到易水岸邊。臨別時,荊軻怒發沖冠,慷慨激昂地唱《易水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然后義無反顧,勇敢地啟程.這位輕生重義、不畏強暴的社會下層英雄人物,千百年來一直活在人們的心中,受到普遍的尊敬和愛戴。詩人駱賓王長期懷才不遇,侘傺失志,親身遭受武氏政權的迫害,愛國之志無從施展,因而在易水送友之際,自然地聯想起古代君臣際會的悲壯故事,借詠史以喻今,為下面抒寫懷抱創造了環境和氣氛。

    “昔時人已沒,今日水猶寒”兩句,是懷古傷今之辭,抒發了詩人的感慨。昔時人即指荊軻。沒,死亡。荊軻至秦庭,以匕首擊秦王未中,被殺。這兩句詩是用對句的形式,一古一今。一輕一重,一緩一急,既是詠史又是抒懷,充分肯定了古代英雄荊軻的人生價值,同時也傾訴了詩人的抱負和苦悶,表達了對友人的希望。陶淵明曾有《詠荊軻》詩說:“惜哉劍術疏,奇功遂不成。其人雖已沒,千載有余情。”表達了對荊軻的崇敬與惋惜之情。賓王此詩,同陶詩交相輝映,但在意境的創造上更為含蓄有味。“今日水猶寒”中的“寒”字,寓意豐富,深刻表達了詩人對歷史和現實的感受。首先,“寒”是客觀的寫景。此詩作于冬天,冬天北方的河水自然是寒冷的。其次,“寒”是對歷史的反思。荊軻這樣的古代英雄,雖然奇功不就,但也令人肅然起敬,詩人是懷著深切緬懷之情的。荊軻其人雖然早就不復存在了。可這位英雄疾惡如仇、視死如歸的英風義概還在,作為歷史見證的易水河還在。詩人面對著易水寒波,仿佛古代英雄所唱的悲涼激越的告別歌聲還縈繞在耳邊,使人凜然而產生一種奮發之情。復次,“寒”也是對現實的概括。詩人于易水岸邊送別友人,不僅感到水冷氣寒,而且更加覺得意冷心寒。“寶劍思存楚,金椎許報韓”(詠懷)的駱賓王,有著遠大志向,他愿灑滿腔熱血,干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然而現實是“天子不見知,群公詎相識”(《夏曰游德州贈高四》),生不逢時,沉淪寂寞,詩人心中充滿孤憤不平之氣,如易水河一樣,悠悠不盡。詩人在“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的偉大孤獨中,只好向知心好友傾訴難酬的抱負和無盡的憤懣。詩人感懷荊軻之事,既是對自己的一種慰藉,也是將別時對友人的一種激勵。

    這首詩的中心在第四句,尤其是詩尾的“寒”字,更是畫龍點睛之筆。“寒”字,寓情于景,以景結情,因意構象,用象顯意。景和象。是對客觀事物的具體描繪,情和意,是詩人對客觀對象在審美上的認識和感受。正如古人所說:“象者,出意者也。”詩人在自然對象當中,讀者在藝術對象當中。發現了美的客觀存在,發現了生命和人格的偉大表現,從而把這種主觀的情和意,轉移到客觀的景和象上,給自然和藝術以生命,給客觀事物賦予主觀的靈魂,這就是詩歌創作和欣賞當中的“移情作用”。“今日水猶寒”中的“寒”字,正是這種移情作用的物質符號,這是此詩創作最為成功之處。這首詩題為送別,可又沒有交待所別之人和所別之事,全詩純為詠史抒懷之作。但吟誦全詩,那種“慷慨倚長劍,高歌一送君”的壯別場景如在目前。這是為什么呢?因為所詠的歷史本身就是壯別,這同詩人送友在事件上是相同的。而古今送別均為易水河岸,在地點上也是相同的。易水跨越古今,詩歌超越了時空,全詩融為一體。一古一今,一明一暗,兩條線索,同時交待,最后統一在“今日水猶寒”的“寒”字上,詩的構思是極為巧妙的。

    這首詩以強烈深沉的感情,含蓄精煉的手法,擺脫了初唐委靡纖弱的詩風影響,標志著唐代五言絕句的成熟,為唐詩的健康發展開拓了道路。 駱賓王簡介

    駱賓王(約619—約687年)字觀光,漢族,婺州義烏人(今中國浙江義烏)。唐初詩人,與王勃、楊炯、盧照鄰合稱“初唐四杰”。又與富嘉謨并稱“富駱”。 唐龍朔初年,駱賓王擔任道王李元慶的屬官。后來相繼擔任武功主簿和明堂主簿。唐高宗儀鳳四年(679年),升任中央政府的侍御史官職。曾經被人誣陷入獄,被赦免后出任地方官臨海縣丞,所以后人也稱他駱臨海。武則天光宅元年(684年),徐敬業起兵討伐武則天,他做為秘書,起草了著名的《討武瞾檄》。

    唐高祖武德二年(619年),也就是唐代建國的第二年,在烏傷城北一個風景秀麗、環境幽雅、名叫駱家塘的小村莊里,后來成為“初唐四杰”(與王勃、楊炯、盧照鄰)之一的駱賓王,誕生來到人間。駱姓是古烏傷的名門望族特有的姓,早在東漢末年和三國時期,就出了駱俊、駱統、駱秀一門祖孫三人,成為名盛一時的文臣武將和志行卓越的俊士,一直為史家所稱道。此后駱族雖然簪纓不絕,代有才人,但到駱賓王出生之前,家族已經衰落。然而詩書傳家、清節自守的家風卻始終不變。

    駱賓王的祖父,早年也曾擔任過地方小吏,隋末為避兵亂,棄職回家閑居,過著耕讀自娛的農家生活。他學識淵博,精通經史,為人豁達大度,和地方上的關系相處得很好。賓王的父親駱履元,就是在他的精心培育和言行熏陶下,成長為一個經綸滿腹、志行超逸、在當地頗有聲望的才士。如今第三代的長孫降臨人世,為這個和睦歡樂的家庭更增添了一分喜氣。祖、父兩個忙不迭地翻檢古籍,要為小兒取一個好的名字。

    出于久亂求治的心切,加上望子成龍的渴望,父子兩人經過一番推敲,最后根據《周易·觀·六四》:“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的意思,給小兒取名賓王,字觀光。用意是期望小生命長成后,能體察民情,輔佐君王,建功立業,造福黎民。——駱賓王長大以后,深諳祖、父命名的苦心,于是矢志不渝,始終以自己的名、字作為言行進止的座右銘,力圖輔君佐國,干一番事業。然而世海泛濁,正道難行,迎接他的卻是一連串的波折與不幸。又是罷官貶職,又是誣贓下獄,命運乖蹇,壯志難酬。最后遁跡荒野,客死他鄉,連骸骨下落也不為人知。這樣的結果怕是祖、父為他命名時所始料不及的。

    唐朝建國以后,為了社會穩定和生產發展,采取了一系列休養生息的政策。國家很快從戰亂中恢復過來,出現了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在這種蒸蒸向上的社會氣氛激勵下,根據儒家“學而優則仕”的教誨和家族“簪纓傳家”的傳統,學業修成,等待傳飛騰躍的駱履元,在家里待不住了。在父親的指點下,他打點行裝,離家出游,上京謀仕去了,把小賓王的教育和養撫留給自己的父親和年輕的妻子。為了使自己的期望成為現實,祖父對駱賓王的教育稱得上是嘔心瀝血。還在賓王開始咿啞學語的時候,祖父就經常把孫子抱坐在膝上,教他朗讀簡易的詩文。大約是“天之欲降大任于斯人”吧,一開始駱賓王對詩文吟讀就表現出濃烈的興趣,仿佛和它們有天合之緣。一首詩只消教幾遍,他就能用吐字還不十分清晰的童音朗誦出來。抑揚頓挫,頗合規矩,而且經久不忘。這種天賦的資質與靈性,使祖父興奮不已,臉上總是蕩漾著笑容。合家人的生活也因此增添了不少歡樂。

    轉眼間,駱賓王已經五六歲,他不僅已熟記不少詩文,而且在祖父的指導下,還能吟句作文。祖父經常向他講述的歷史掌故和人物故事,在他的腦子里積存起來,使他擁有了初步的文史知識。對儒家處世做人的道理,雖然還不能深切理會,但在祖父的言傳身教下,也受到潛移默化的熏陶。應該說駱賓王的啟蒙教育是十分出色的,他心中的智慧之門,很早地被打開了。

    駱賓王7歲詠鵝的故事,具體情節是否如此,史無明載,這里只能按傳說綴成。但這首詩,像春風一樣,很快就廣為流傳,成為各地學童人人喜愛誦讀詠唱的童謠。駱賓王從此也就得到“江南神童”的美譽。

    隨著歲月的流轉,這首詩連同駱賓王7歲詠鵝的故事,始終煥發著旺盛的生命力。如今不僅國內人人都在傳唱,而且沖出國境,成為兒歌的經典和智慧的象征。永遠放射著光芒。

    駱賓王的父親外出謀仕,經過幾番拼搏,終于京試中式,被授予博昌(今山東博興)縣令。消息傳來,合族振奮。他在博昌任上忙完交接事務之后,就抽暇南下,返鄉省親祭祖。然后攜妻、兒北上,同居任所。

    駱賓王離開義烏的時候,年齡大約在10歲左右。雖然他在家鄉已經享有神童的美譽,但從祖父那里接受的僅僅是啟蒙教育。父親認為要想學有所成,必須進行嚴格的系統教育。一方面他親自督導,讓賓王繼續承接家學的傳統。另一方面,他又把賓王送進博昌縣學館,接受齊魯學風的熏陶。 除了在縣學館學習之外,父親還讓駱賓王結交齊魯一帶的名士,使他在廣泛的交游切磋中,提高和深化自己的學識。在后來寫的《與博昌父老書》中,駱賓王曾有“張學士溘從朝露,辟閭公倏掩夜臺”的話。這“張學士”和“辟閭公”,就是當年駱賓王與之交游的良師益友。若干年以后,駱賓王再回博昌,則兩人已雙雙去世。所以他“感今懷古,不覺涕之無從也”。 正當駱賓王學業蒸蒸日上,心懷凌云之志,打算通過試場拼搏,以實行“利用賓于王”的理想的時候,父親突然病死任上。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對駱賓王來說,無異于猛雷轟頂,使他于悲傷之中,又驚愕得不知所措。因為這時他年僅十七八歲,還缺乏處世經驗和應變能力。幸好駱履元為官清正,做人剛直,很受當地父老鄉紳的擁戴。加上和附近州縣官佐的關系也很好,所以大家都伸出援助之手,幫助孤兒寡母料理喪事。按照喪制,駱賓王停學守孝。待到三年服滿,家計已十分艱難。其時兗州瑕丘縣的韋明府(唐時稱縣令為明府),是駱履元生前摯友。為了周濟駱賓王一家數口的生活,就把他們母子接到瑕居居住。一邊資助日常的生活費用,一邊幫助駱賓王做好上京赴考的一切準備。 當時上京考試,必須經地方舉送。舉送的途徑有兩條,一是通過“學館”選送,稱為“生徒”;二是由州、縣考送,稱作“鄉貢”。駱賓王父歿守孝,已經離開博昌學館,現在又移居瑕居,所以只能以“鄉貢”的資格入京考試。當時“鄉貢”的名額,規定很嚴,一個州只有二三名。幸虧駱賓王在齊魯已頗有名望,加上父親一些朋友的關照,他在州、縣競選中順利地過了關。于是懷著鵬飛龍騰的渴望,他辭別母親,奔赴長安。滿望春鬧一搏,揚名大下,然后濟世用時,建立功業。然而事情并沒有如他想象的那么順利發展,命運之神給予他的卻是接二連三的波折。從此他一直在一條坎坷不平,而且又是荊棘叢生的人生小路上艱難奔波,直到生命的盡頭! 在四杰中他的詩作最多。尤擅七言歌行,名作《帝京篇》為初唐罕有的長篇,當時以為絕唱。駱還曾久戍邊城,寫有不少邊塞詩“晚鳳迷朔氣,新瓜照邊秋。灶火通軍壁,烽煙上戍樓。”豪情壯志,見聞親切。唐中宗復位后,詔求駱文,得數百篇。后人收集之駱賓王詩文集頗多,以清陳熙晉之《駱臨海集筆注》最為完備。

    “四杰”齊名,原是詩文并稱的。他們的駢文在才華艷發、詞采贍富之中,寓有一種清新俊逸的氣息。無論抒情、說理或敘事,都能運筆如舌,揮灑自如,比起六朝后期堆花儷葉,一味追求形式之美的文風,有著明顯的不同。駱賓王《代徐敬業傳檄天下文》,便是最能代表這種時代新風、流傳廣泛的名作之一。它以封建時代忠義大節作為理論根據,號召人們起來反對正在籌建中的武周王朝,氣勢充沛,筆端帶有情感。其中“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二句,頗能激發唐朝舊臣對故君的懷念。據說武后讀到了這兩句,矍然為之動容,問:“誰為之?”或以賓王對。后曰:“宰相安得失此人!”(《新唐書》本傳)足見他在政治和文學上的才能,連敵對方面目空一世的武則天,也為之折服。

    《駱賓王集》,最早為中宗時郗云卿所輯10卷本,其書已佚。明、清兩朝流行的有4卷本、6卷本和10卷本,所收篇目大致相同,均為后人重輯。清人陳熙晉《駱臨海集箋注》后出,最為完善,有中華書局排印本。事跡見新、舊《唐書》。名句類別「抒情」 「人生」

    易彩网易彩网平台易彩网主页易彩网网站易彩网官网易彩网娱乐易彩网开户易彩网注册易彩网是真的吗易彩网登入易彩网快三易彩网时时彩易彩网手机app下载易彩网开奖 朝阳 | 忻州 | 贵州贵阳 | 临夏 | 安徽合肥 | 长治 | 三河 | 清徐 | 舟山 | 安岳 | 桂林 | 宜昌 | 宜都 | 馆陶 | 泗阳 | 东营 | 淄博 | 山南 | 乌兰察布 | 阿克苏 | 广安 | 舟山 | 吉林长春 | 嘉峪关 | 钦州 | 扬中 | 锡林郭勒 | 乐清 | 莆田 | 衢州 | 长兴 | 四平 | 黔南 | 东阳 | 阳泉 | 桂林 | 保定 | 南京 | 四平 | 海西 | 任丘 | 延安 | 如皋 | 佛山 | 毕节 | 霍邱 | 大庆 | 福建福州 | 安吉 | 广汉 | 吴忠 | 营口 | 邳州 | 日喀则 | 邹平 | 诸城 | 鞍山 | 岳阳 | 陇南 | 赤峰 | 朔州 | 克孜勒苏 | 永新 | 西双版纳 | 海北 | 三亚 | 贵州贵阳 | 荆门 | 新沂 | 博罗 | 石河子 | 和田 | 基隆 | 石嘴山 | 启东 | 潍坊 | 海拉尔 | 汝州 | 仁怀 | 张家界 | 阳春 | 营口 | 茂名 | 阿坝 | 台中 | 内江 | 云浮 | 南通 | 克孜勒苏 | 简阳 | 和县 | 泰兴 | 延边 | 葫芦岛 | 平顶山 | 丹阳 | 青海西宁 | 安阳 | 西双版纳 | 诸暨 | 安岳 | 台北 | 保定 | 庄河 | 大连 | 正定 | 昆山 | 乌兰察布 | 昌都 | 长兴 | 临汾 | 深圳 | 玉林 | 霍邱 | 嘉峪关 | 桂林 | 长垣 | 怀化 | 海安 | 绵阳 | 新余 | 资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六盘水 | 临汾 | 抚顺 | 朝阳 | 台南 | 仁寿 | 衡水 | 台中 | 东台 | 梅州 | 澄迈 | 辽源 | 临猗 | 漯河 | 威海 | 浙江杭州 | 梧州 | 吉林 | 赣州 | 丹阳 | 崇左 | 河北石家庄 | 德阳 | 保亭 | 大连 | 仁寿 | 庆阳 | 涿州 | 武夷山 | 乌海 | 定安 | 汕头 | 建湖 | 五指山 | 义乌 | 湘潭 | 姜堰 | 松原 | 济源 | 昭通 | 丹东 | 邵阳 | 巴中 | 天门 | 广州 | 溧阳 | 巢湖 | 楚雄 | 诸暨 | 东方 | 正定 | 永州 | 肇庆 | 库尔勒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天长 | 宜都 | 景德镇 | 湖南长沙 | 邳州 | 公主岭 | 山西太原 | 忻州 | 林芝 | 枣庄 | 金坛 | 三亚 | 昆山 | 日照 | 渭南 | 娄底 | 仁怀 | 基隆 | 陕西西安 | 宜宾 | 宣城 | 大庆 | 醴陵 | 永康 | 云浮 | 丹东 | 乌兰察布 | 阿勒泰 | 晋江 |